企业招聘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招聘 >

退休教师未获教师待遇 要求开胸验肺证身份

来源:http://www.cdpst0.com 编辑:d88尊龙 时间:2019/03/11

  这是跨越一个时代的伤痛。整整一辈人,他们把自己的全部身心献给这个国家的教育事业后,却要在古稀之年“开胸验肺”,用年轻时残留胸中的粉笔灰力证自己的教师身份

  左眼视力丧失、右眼白内障,高血压、冠心病,胯关节的损坏让她行动迟缓,外出需借助人力三轮车,右手臂几十年同一姿势的劳作,已经弯曲变形,再也无法伸直。更麻烦的是,天一凉,刘瑞芹胸闷气短,老咳出殷红色的痰。

  8月13日上午,刘瑞芹抖动鼠标,费力地打开浩方来吧论坛,眯着右眼,老花镜紧贴电脑屏幕,一字一顿地读她的帖子——《教师要求开胸验肺》。

  这位执教32年的优秀教师,在退休14年后,没有享受过退休教师待遇,只能按普通退休工人的标准领取退休金。显然,无论身份还是待遇,都让人无法接受。

  8月8日,怀着对网络的好奇与期盼,老教师们把一位河南民工的创意加工制作,由其中之一的数学老师闫炳新润笔,经多次失败和摸索后,终于在论坛成功发表第一篇帖子。

  “我要用我肺里的粉笔末,来证明我是教师。哪家医院肯为我开胸验肺?!”刘瑞芹认为,几十年积淀在胸中的粉笔末,能够帮助捍卫应属于他们的名份和待遇。

  “这是退休教师共同面临的问题。在教师地位最低下的时候,我们兢兢业业工作一辈子,当我们没用的时候,国家提高了教师待遇,怎么就不承认我们是教师了?”刘瑞芹疑惑不解,更不能接受。

  1962年,青春年少的刘瑞芹从河北师范大学毕业,服从组织分配,从事了让她一辈子纠缠不清的职业。她首先在沧州一中担任体育和数学教师19年,这19年让她刻骨铭心。

  当时的高中生看到,站在讲台上的刘老师背着刚出生的女儿,若无其事地讲述二次函数,飞腾的粉笔灰时常覆盖女儿的脸颊,而教室后排还坐着他们老师五岁的儿子。像那个时代所有的教师一样,忠诚无悔、尽职尽责是他们最平凡无奇的准则。谈起这个时期的工作,刘瑞芹浑浊的右眼灵活转动,散发异样的光芒。

  “只要能站立能吃饭,我们从不请假缺课。”说这话时,刘瑞芹前额耸起,像奔赴沙场的战士一样豪迈。

  1981年,“企业办学”风气流行。沧州大型国有企业大化公司成立子弟中学,以“向社会求援”的方式征集优秀教师。在一间贴满赞颂标语的教室,刘瑞芹和其他四名热血沸腾的老师,QFD在网络报销系统需求分析中的,接受了来自子弟中学的诚挚欢迎。

  1992年,刘瑞芹连续送完三届初中毕业班。伴随丰硕教学成果而来的,还有不间断的头晕目眩。大化企业医院的体检报告显示,高血压、冠心病已让刘瑞芹不再适合担任教师。

  1993年,被调至大化技校的刘瑞芹办理内退,两年后,被评为副教授职称的她正式退休,桃李满园,德高望重。

  改变刘瑞芹命运的,是国务院2004年1月发布实施的9号文件——《关于妥善解决国有企业办中小学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的通知》。通知要求“分离企业办社会职能”,解决“企业办中小学教师工资及退休待遇”问题。

  而从大化技校退休的刘瑞芹,不在此列,“几十年的教学生涯,被无形抹杀”。关于保险学课程案例教学理论与实河北省下发的分离文件,也未对技校教师及其退休教师做出规定。“我按大化企业退休工人标准领取退休金,成了工人身份。”刘瑞芹说。

  同年,大化技校解散。几乎一夜之间,车间工人们发现,昨天还在教室上课的老师,如今身着工作装,像学徒工一样,在车间各个角落极其别扭地敲敲打打。

  他们的希望从未停止过,无论是从技校退休享受工人待遇的刘瑞芹,还是从技校“下放”车间做工人的在职教师。

  “没有人替我们说话。”刘瑞芹告诉影响力周刊,五年向上反映情况杳无音讯,一时迷茫,“开胸验肺吧,我肺里的粉笔末能为我作证,我是一名教师。”

  8月8日,十几位大化退休教师发表帖子《国企教师要求开胸验肺》,试图破釜沉舟。当他们为帖子惴惴不安时,一个陌生电话让他们万分激动。

  来自河南焦作的网友“风铃”告诉他们,全国各地情况类似,他们需要团结维权。

  2004年开始,全国国企退休教师步入向上反映情况的程序。60岁的年轻教师被推举为代表,带着所有期盼,18次进京,进行一种类似参政议政式的维权。他们试图告诉国家各部委:国务院2004年下发的9号文件是正确的,但政策执行混乱,希望研究改进。

  辽宁省教师代表、60岁的退休女教师杨松告诉影响力周刊,“时刻以祖国荣耀为重。”

  一些政府官员,表达了对他们适可而止的敬重。辽宁省政府一位秘书长称赞,“你们是最有素质的人群。”国资委某部门一位负责人感叹,“你们不愧是教师,是最文明的团体”。

  2005年之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收到有些老人的来信。这些信函来自哈尔滨、长春、吉林、齐齐哈尔、山东潍坊、淄博、安徽淮南、河北秦皇岛、湖北监利、河南郑州、沈阳、上海等地国企,内容大致都描述了一位老教师艰辛的一生和凄凉的晚景。

  2007年起,张抗抗连续两年都提出了关于落实国企退休教师待遇的提案。“然而,2009年,我不得不第三次旧话重提。”她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来信者均与她素不相识,问题具有相当的普遍性,这是一个被遗忘的退休教师群体,关乎六万名国企教师晚年的生计和公平待遇,“普通教师退休金在三四千,国企教师一两千,相差两三倍。”

  “社会力量办学的教师待遇由举办者自行确定并予以保障。遵循谁办学谁负责的原则,国有企业办学校,退休教师的待遇应该由主办企业妥善解决。”2008年,财政部给张抗抗的复函表示。

  同年,国资委对张抗抗提案的答复中提出了困难,“国有企业自办的职幼教机构等其它社会职能,我们曾多次与政府有关部门协调,有关部门认为并非政府法定职责,难以比照中小学的方式从企业分离……但目前这项改革责任主体不明确,认识也不一致,因此难以进行。”

  而教师法成为老教师和代表、委员们坚定的依靠。“教师法第40条规定:中小学教师,是指幼儿园、特殊教育机构、普通中小学、成人初等中等教育机构、职业中学以及其他教育机构的教师。”刘瑞芹老师大声地朗读着,庄重、自豪。

  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教育法律问答》作了同样解释:国家办学,包括教育行政部门以外的其它国家机关和一些国有企业事业组织及社会团体,利用国有资产和财政教育经费举办的学校及其它教育机构。张抗抗认为,“国企退休教师退休金当然应该由国家负责,不能简单地作为普通职工对待。”

  2009年两会期间,利来国际w66.com,全国人大代表高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企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火烧眉毛了。这一群体的退休教师,年龄都在六、七十岁以上,每月1000元左右养老金让他们的晚年生活得不到保障。”

  “国企教师教了一辈子学,当然是教师,退休却变成企业职工,就像一个双头怪物。”张抗抗说。

  据辽宁葫芦岛技校退休教师于斯人联合他人的调查显示:截至2008年底,在辽宁国有企业技校退休教师中,年龄在59岁以下的占10.54%,60岁到70岁之间的占47.48%,而年龄在70岁以上的比例为41.98%。

  河北沧州,73岁的大化技校退休教师高朔南轻度抑郁,已住进精神病院。大化集团第一个高级教师职称的光环业已褪去,他满头白发,弯着脊背,走路颤颤巍巍,说话间浑身抖动。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老师”两个字。

  辽宁辽阳,杨松的好友、冶金设备制造厂退休的教师张慧英,癌症晚期,灯枯油尽之时,念念不忘“老师”身份。

  内蒙古,教师节前20天,74岁的退休教师张春永因癌症晚期去世,“熬了半年,终于没能熬到这个教师节。”

  8月13日,十几位大化退休教师集合在刘瑞芹家。只有谈起年轻时的激情,他们的眼睛才一点一点亮起来,话也多了。

  “不老松”重新建立QQ群,取名“开心快乐每一天”,群公告写着“团结、奋进、高高兴兴的维权!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过好晚年的每一天!”。这些老人,开始抱起书本学习电脑知识,每打一个字,他们都要查阅字典,用僵硬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键盘,互相安慰鼓励,期盼和传播着每一个好消息的苗头。

  2009年9月10日,刘瑞芹赶紧吃完晚饭,给几位“老战友”打电话,“教师节快乐!”

Copyright © 2013 d88尊龙,尊龙d88,尊龙人生就是博,尊龙备用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